夜间模式
  • 34065阅读
  • 200回复

我的情感日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帅哥在线景山少爷
发帖
1349
昆币
2012 枚
配偶
单身
200楼 发表于: 04-13

2018年4月2号:

昨天,我在日记里说,我认为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节期是五月底临近小麦收割的时间,今天中午,我查看了一下网上的关于逾越节的说明,发现,逾越节的时间若按阳历算的话,是每年的四月四号到十号,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为我们罪人舍命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间是逾越节。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们主耶稣具体复活的时间按照阳历算的话是四月几号了,因为,《圣经》新约马太福音28章里,圣灵藉着马太告诉我们:“安息日将近,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马可福音16章,路加福音24章,约翰福音20章,圣灵都藉着如此的信息告诉我们。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清晨。所以说,若按阳历算,我具体是不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时候是四月几号的,七日的第一日清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复活,那么,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罪人舍命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间应该是往前推两天,考虑到阳历与犹太历的不同,就好像阴历与阳历的每年都有不同的错开,如此,我们怎能晓得按照阳历来算我们主耶稣基督复活的具体日期是四月几号呢,何况又有闰年。所以,日期肯定是有错开的,我方才说的逾越节是按阳历算的四月四号到十号也是不恰当的,故此,我们就应当思想《圣经》新约书信篇里,圣灵藉着使徒保罗吩咐我们的话语,就是:“不要研究世俗的小学之类的事情,不要将心思花在辩论空谈上面,只当一心一意背着十字架跟主耶稣基督走属天得胜的道路。”
现在,我将我昨天去上海国际礼拜堂领圣餐的经历在此写一下,之所以是去了上海国际礼拜堂领圣餐而不是在上海大场教堂领圣餐,是因为,昨天早晨的时候,我与母亲带着行李到达金家坝汽车站,却发现,金家坝汽车站的售票窗口不售票了,窗口在贴出的提示中说,往苏州、上海要到同里、吴江、莘塔车站打票。
如此,母亲就在金家坝汽车站找了一辆载客的电瓶三轮车,载客的电瓶三轮车将我们载到同里汽车站,途中,我们得知,原来金家坝汽车站的窗口早在去年的十二月就已经不再售票了。我和母亲到达同里汽车站之前,第一趟开往上海南站的汽车已经从路上开走了。到达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商量着这下应该去哪里,是去吴江教堂还是去太仓姐姐的家里,还是去上海国际礼拜堂,那时,去上海大场教堂领圣餐时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商量的结果是,我们去往上海国际礼拜堂去看看上海国际礼拜堂的情况。
故此,母亲就打了两张早晨七点二十五分去往上海南站的车票。临近开车,我和母亲就将行李放到客车的行李仓内,随后,我和母亲乘上客车。从同里去往上海南站的客车已不再从屯村过去,经过金家坝、北厍,然后转上高速,而是从方港西的十字路口走苏同黎公路往南,约半个小时,到达莘塔汽车站。到达终点站上海南站的时间,是早晨的九点十分左右。
下了车以后,我和母亲将行李的一部分存在行李寄存处,随后,我们就去地铁1号线乘地铁去往衡山路。从上海南站进到地铁口,要走些距离才能到达地铁1号线的打票处。沿着上海南站到地铁1号线的地下通道的两边开了不少的甜品店、餐馆,空气中弥漫着奶油、蛋糕的香味。地铁1号线到达衡山路经过3站,分别是,漕宝路、上海体育馆、徐家汇。到达衡山路以后,往北百许里,就是上海国际礼拜堂了,有牧师讲道的声音传到了路上,而沿路的围栏内有不弟兄姊妹在其内参加礼拜。
我和母亲进到上海国际礼拜堂的围墙大门以内,第一场的讲道是时是关闭着礼拜堂的大门的,门口有接待的同工把守着。我和母亲就到上海国际礼拜教堂的南墙外的走廊处听着讲道。上午十点钟是第二场礼拜,讲道的牧师是个姊妹,讲道的内容是关于复活节的,我就端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听,讲道的内容颇长,我似乎不能从姊妹的讲道中得着什么深刻的属灵深意。当然,我是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敬拜  神的,在人多的地方听道,我也是不喜欢,因为在人多的地方,我的灵不在状态。
昨天的温度有二十多度,有年轻的姊妹或是慕道友有穿裙子、高跟鞋过来参加礼拜的,又有露出腿的,与世俗没甚分别。我亲爱的姊妹,我们的  神是圣洁的,你们也当以圣洁为装饰来敬拜我们圣洁的  神。而不是以世俗为装饰敬拜我们  圣洁的  神。
中午十一点,领圣餐,我和母亲就去到礼拜堂的大门,有少许未受洗的信徒从堂内走出,又有不少信徒排成两队,而负责接待的同工又不让门外的信徒进入堂内,怕堂内是没有位置了。母亲先进到堂内,我被堵在了门外,后来,在我前面的三两位弟兄姊妹进去了堂内,我也跟着进入堂内呢,然而,我不知道,那时,母亲被礼拜堂的同工赶出礼拜堂的门外了,可能母亲的行李书包装的行李太多所以引起了礼拜堂同工的注意,又或是母亲戴的帽子引起了礼拜堂的同工不顺眼,又或是礼拜堂内真没有座位了。母亲在礼拜堂的门外给我打电话,当然,我的手机肯定调的是静音,那时,我以为母亲在礼拜堂内,故此,我就没有接电话。
领圣餐开始的时候,饼被放置在铁质的托盘传过来的时候,我一看,又是那白色的小圆薄饼,天主教里的那一套崇拜太阳的影子甚是叫我厌恶,于是,我立即将我领到手的装在封口小塑料袋内的白色小圆薄饼掰断成三截。我将饼握在掌心,作祷告的样子,然而我并没有怎么祷告。讲台上牧师祷告的声音比较小,显得底气不足,有气无力的样子。牧师弟兄祝谢之后,我与众弟兄姊妹一起吃下主耶稣基督的身体。之后,一杯杯葡萄酒又被放置在铁质的托盘内传过来,我拿起一杯,握在手心,然后闭着眼睛心灵诚实的向  神祷告。之后,在牧师弟兄祝谢之后,我和众弟兄姊妹一起喝下主耶稣基督与我们立约的血。之后,我就拿着我的行李书包出去礼拜堂的门外了,我才知道,母亲在门口等着我从礼拜堂内出来。
母亲对我说,她打电话是想叫我不要在上海国际礼拜堂这里领圣餐的,原因是因为,管理礼拜堂的同工不让她在礼拜堂内领圣餐,同时,又考虑到我以前对她说过圣餐饼是白色小圆薄饼与天主教拜太阳类似,故此,母亲才打电话给我的。对于圣餐的白色小圆薄饼,我对母亲表明我是知道的,故此我在那白色小圆饼一领到手的时候我就将那白色小圆薄饼掰断成三截了。
接下来的经历,我在明天的日记里再写,今天就先写到这里。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