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模式
  • 1845阅读
  • 30回复

[谈天说地]我在西安读大学的那几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帅哥在线景山少爷
级别: 昆山过客
发帖
79
昆币
186 枚
配偶
单身
30楼 发表于: 4小时前
◎这年春天,我学会了抽烟◎


马马虎虎,龙年的春节算是过完了,接下来记忆就直接步入到大二下学期,大二下学期,没多久校园里便春色满园。我好几次在校园里闲逛,校园里的花木着实的沁人心脾,惹人舒坦,我对我们学校那种,从地面上生出来的,枝条长满鲜黄色的花的,枝条类似枸杞枝条的那种植被很感兴趣,给我留下较为深刻的印象。
相册里有几张我穿着白色敞怀外套的照片,就是那时候我和贾福亮逛校园时贾福亮给我拍的。在那几张照片里,我双手插着口袋,一边的走,一边抽烟,那烟是叼在嘴里的,有一张照片是我将烟叼在嘴里侧着回望时照的,贾福亮很好的捕捉到了这一造型。然后从我的这张照片里可以看出,我的眼神里流露出轻蔑、傲慢的神情,当然,这种神情是我刻意为之罢了。如今,这张照片被用作我qq空间头像的图案,只不过缩小版的没有放大版的来的霸气,人们可以在我的qq空间头像上看我所描述的这张照片,我觉得很有范。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喜欢用这张照片作为我qq空间头像的原因。
就此按照时间推理,以上这件事情发生在稍后的一段时间,因为从吸烟这件事上来看,我是在以后搬到另一家租住的时候才学会的抽烟。
记得那时,贾福亮抽烟的时候总要发给我两根,随后没多久,我就开始自己买烟抽了,记得有一次,我把买来的香烟放在口袋里,因为一时的大意,在临近睡觉的时候忘了把外套拿回自己的房间了,第二天一早我赶紧跑下楼来寻找外套,口袋里的香烟,不翼而飞了。妈妈看我好似寻找什么东西似的,于是假装不知的询问我寻找什么,我遮遮掩掩的说没有什么,妈妈就把香烟拿在手里问我是不是寻找这个,然后对我说,吸烟这件事是没法管的,你自己注意就行了。我确实是自己注意,从我吸烟起直到今日,我每天吸烟的数量从起初的每天三支,控制到每天四支,直到今天的每天五支,一天抽六支香烟的很少,除非哪天特别郁闷或特别兴奋。至于说抽什么牌子的香烟,那时候总是抽的五块钱的黄山,发展到如今,抽七块五的红塔山。对于我来说,红塔山承载了一段我的记忆,那是其它的香烟无法替代的一种感觉。


◎游咸职◎


这个春天,给我留下印象深刻的是,和贾福亮去咸阳职业学院和贾福亮去咸阳湖和贾福亮去咸阳市里的情况。先从和贾福亮去咸阳职业学院说起。
那天的时令算是早春,我穿着的尚还是那件黑色的外套,他说他想到咸阳职业学院去转转。我们步行而走,从商贸学院南区门这里直往东走,在走到镐京学院之前的这一段印象不太明显,但当经过镐京学院之后印象就开始明显了,因为靠近那路段积水,把人行道都淹没了,连车行道也被淹了将近一半。
随后,我和贾福亮绕到人行道上面的泥土路上行走,大多数往来的行人也是从这里走。
当我们即将到达咸阳职业学院门口,有一辆29路公交车在这里的站台停止,当车门打开时,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下来,我和贾福亮色眯眯的看。
在咸阳职业学院的门口,我表现的较为拘谨,怕那门卫不让我们外校的学生进去,后来我发觉不行,既然来到这里了,还怕他个球,于是我壮着胆子旁若无人的走了进去,贾福亮随后跟上。
进入咸阳职业学院以后,咸阳职业学院就显于眼前了,这咸阳职业学院怎么说呢,也许不必说,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里面很美,道路什么的非常宽阔。植被很茂盛,风景着实的优美。我和贾福亮沿着进去的门向西走,具体西边是什么样的路线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觉得走到不远处看到一湖,湖上有小桥,石头堆砌在湖水中。
我和贾福亮在这里驻足了一会儿,然后就离开走到下一个路段,在此之间,我的印象非常模糊,不知道那周围的情景呈什么样子,现在早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到了向南路段的时候,可以看见有不少的人群在来来回回的行走。有一对情侣模样的人在滑旱冰,那女孩长得甚为好看,勾起了贾福亮和我的兴趣。在路西旁是活动场所,活动场所被铁网隔起来的,这里的活动器材很多充分,学生们在这里“畅所欲言”。
再往前走,旁边就是咸职的操场了,那时的咸职操场比那时我们的学校要好看那么一点点,是橡胶跑道和绿色草坪,当然,如今我们商贸学院的操场可不像2012年那时候的操场了,变得要比咸职的操场来的更为的大,更漂亮。
之后,我和贾福亮进去咸职操场那绿色草坪的一角处休息,在距离我们不远处有几个女生在那里叽叽喳喳,我看的很是动心。
贾福亮坐在那里抽了几支香烟,用以打发时间,我则站在贾福亮旁边走来走去,或者静立不语,或者聊这聊那。头顶的太阳有点晒人,我和贾福亮在操场上待了不久就出来了,在走出来前,我和贾福亮被橡胶跑道的北边一角的那东西吸引,那东西好像一个大铁门的门框。我们在这个类似大铁门门框处停留了一会儿,以感受这个奇特的东西。
回走到那个美丽的小湖边时,我和贾福亮彼此相互照了照片,接着又聆听到美妙的乐曲,放乐曲的盒子很有趣,是镶嵌在草坪的各处,仿如一块块的石头。
就这样参观完了咸阳职业学院,自此之后,我就没有再去过咸职,不知他年能否,再与友人,重游那里。


◎印象咸阳湖◎


接下来就是和贾福亮去咸阳湖游玩了,和贾福亮去咸阳湖游玩可不止一次了,和贾福亮去咸阳湖游玩可不止一次了,写到这里的时候思绪又回到了大二上学期的秋季,应该说,是那时候和贾福亮游玩的次数最多。在我的空间相册里,有好些个照片是我和贾福亮去咸阳湖游玩时拍的,比如,那张,我穿着黑色的风衣坐在凳子上,微微的抬头望向远方的。又比如,我穿着风衣站在咸阳湖的岸上,背后是微风拂过后的柳树,再比如,贾福亮的后脑勺,那是我在桥北处进入咸阳湖景区的路上所拍的。关于这次的游玩,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要提及。
我和贾福亮不是在湖堤上向东走嘛,然后迎面而来的走过来几个女生,三四个女生,在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女生高声的说:“哇,帅哥。”我和贾福亮听到以后便彼此商议的体会那女孩说的是谁,贾福亮说是我,我则谦虚的说是他。总之,那天心里美滋滋的。
除此之外,照片还有,一个仿秦朝的路灯,是我照的,还有,一座凉亭,依旧是我照的。还有,我站在桥上,两手插着口袋,身体侧立着,身上穿着一件敞怀白外套。
关于那次游玩的经历,我觉得我应该说说,那天我和贾福亮在渭滨公园游玩,我们在渭滨公园里从头到尾的绕着蜿蜒的小湖走了一大圈,在我们经过一个地点的时候发现一个小乌龟,小乌龟看到贾福亮的时候吓得一下子躲到了水里。
在距离发现小乌龟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倒下的树,树根还连在泥土里,游人走的时候要从上面跨过。我和贾福亮站在这棵倒掉的树干上分别为对方拍了一两张照片。
到了一个大理石堆刻的石豹子旁,我用一只脚蹬着它的肩膀,一只脚站立,身体呈半靠半立的状态。这样的姿态随后也被定格到了我的空间相册里了。
到了靠近荷花池塘的时候,我和贾福亮在一块刻着绿色的字的石头前分别为各自照了照片。
在走回至公园小桥的时候,那张我双手插着口袋微侧站立的照片就这么形成了。
返回的途中我们又看到了一个石碑,石碑上说是一位为了搭救一个落入湖水的小孩的学生在搭救的过程中不幸遇难的事情,这碑就是为了纪念那学生而建的。
离碑不远处的西面有座明代的亭子,贾福亮在这座历时四五百年的凉亭下感叹着岁月的皓首。贾福亮在这座亭子里待了好一会儿,我也待了好一会儿。之后,我们就返回学校了。所以说,大二上学期,我不仅跟贾福亮游玩了沙河风情园,还跟贾福亮游玩了好几次的咸阳湖。
至于2012年春天有没有跟贾福亮游咸阳湖,我倒不甚清楚了,或许游过,但唯一可以清楚的是,他的那个手机就是在某一次的游湖过程中被别人偷掉的。被偷的过程是这样的,贾福亮和我坐在湖堤旁的一个长凳上,他将手机拿给我上了一会儿网。不久之后,湖面上波涛汹涌,于是我就把手机还给贾福亮看波涛了。后来贾福亮好奇,他也跟着过来看波涛了,于是我们俩就站在这里看了两分钟的样子。后来我想用贾福亮的手机把这汹涌的波涛拍下来,这才知道,贾福亮把手机给放在坐凳上了。之后我们回过头来找,可哪里还能找得到,手机的影子都没有了。其后,贾福亮就用我的手机打了若干遍他的号码,但打通了却没人接,大概又打了十几次之后那边就显示关机了。
记得大二上学期十月份到十一月份的样子,我用贾福亮丢失的那部手机听《伤不起》这首歌曲,当时坐在我旁边的许泽林说我,他说,你怎么也听这种歌曲。
当时,我坐在北数第三排倒数第二个座位,坐在北数第四排倒数第一座的是袁欣,那时我总是和许泽林开袁欣的玩笑。在开袁欣玩笑的这件事上我还被袁欣追着跑过,当然,这时以后的事了。
之后,贾福亮那个可以拍照和听音乐的手机没了,他又回到了玩小手机的时代,直到他的哥哥在结婚那阵子给他买了一台电脑和一部三星宽屏的智能手机为止。


◎繁华如咸阳市之秦都区◎


至于和贾福亮一起去咸阳市里逛,那次数可就多了,一般都是贾福亮去市里买衣服买鞋,然后邀请我一起前去,记得印象比较深的一回是,我和贾福亮乘着28路公交去市里,那次应该是我第一次和贾福亮乘28公交,之前有提到过,在2012年春节前夕去往寻找汉城遗址区时提到过。那次算是我第一次看到世纪大道,同时也是第一次在人民路逛。
那时,我和贾福亮在北平街广场下了车,在下车之前,我第一次体会到咸阳渭河特大桥的时场景,那桥上的车辆因北面修路,因此拥堵的感觉便不言而喻。在我们下了28路公交车以后,我们就开始往东走,一直走,走了很久才来到嘉慧市场,贾福亮抱怨的说好像坐错车了。
这是一次,还有几次也是和贾福亮去市里买衣买鞋,坐15路公交去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就记不清楚了。在嘉慧市场里,贾福亮分别买过羊肉串,在市场外通往咸阳湖的那条路,贾福亮买过烤鱿鱼,在嘉慧市场的二楼,贾福亮请我吃过饭,吃饭的那回,应该是2013年三四月份也就是大三下学期的时候的事了。



◎计算机二级vf考试◎


培训了几个月的计算机二级vf,终于在该年的三月份开始入考了,我是在我们学校考的,在美佳培训的人中间有一部分人是报名在陕西国际商贸学院的考点,而其他一部分人则是在离桥北不远处的铁道干部学院那里考的,像鲍彩琴之前一年就是在那里考的。
我们商贸学院这里的计算机二级的考场分为两个考区,一个是笔试区,一个则是机试区?笔试区是在南区2号教学楼里,机试区则是在北区的计算机房。
那天开始考笔试,我和我们班级一道的同学走向南区的教学楼考场。在进入考场以后,监考老师就叫我们把手机交出来放在讲台上,有一些女生挺精的,说没有带手机,这种一眼就能道破的玩笑也只有女生会说,而我却更加先进,我故意带了两个手机,一个是没卡的,一部是有卡的,我把没卡的那部手机郑重其事的交了出来,把有卡的那部则藏在了我的袖子了里。考这场计算机二级笔试时并不及英语四六级的考试,那监控探头根本就没有开启。我们于是尽情的放心的用手机接收答案,选择题的答案是我在答了差不多的情况发过来的,我把那些不确定的选项就按照发过来的答案涂了上去。
选择题于是就这么被我给轻轻松松的涂完了,心里一阵窃喜,等着填空题的答案,可等啊等,等啊等,等了有一会儿了,填空题的答案还没发过来,于是我就硬着头皮自己答题了,然而结果却令我傻眼,那填空题,我根本就看不懂,没几个我是会的,故此我只好胡乱的在答题卡上填,可是让人无语的是,在临近考试结束前五分钟时,填空题的答案它一个不差的都被发来到了我的手机上,因此我那个郁闷。当时透明胶带我也没带,于是我就用笔在答题卡上抹啊抹,把正确的写在抹划掉的答案的旁边。抹了六七个以后我就不抹了,再抹这答题卡,那就摆明着是作弊了,改试卷的人到时候一看,会想,咦,这个考生,把填空题抹成这样,可你抹就抹吧,可偏偏抹掉的全是错的,更正后的全是对的,所以,我在更正了五六个之后就不敢再更正了,怪就怪,它发过来的慢,但最关键的是,我沉不住气着急的就开始往上答。后来出了考场以后,我还嘚瑟的把选择题答案发给了其他同学,结果是,他们比我更早出了考场。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打电话给张欢,我问他他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张欢对我说,他们那里的考场很严,他们的监考老师根本不给他们一点作弊的机会,因此我从心里对张欢他们表示同情。
吃完午饭以后,机试开始,我们按着各自的序号坐到了计算机前,接着就开始抽题、答题。记得那天不知怎么搞的,我在答完最后一个大题的时候计算机突然没动静提交不了了,我问监考老师怎么回事,监考老师摇摇头说不懂,于是我就左右捣鼓,才把题给提交了。计算机二级vf考试,就此就算结束了。
从之前的准备、培训、反复的练,到后来的考试、查成绩、拿证书。这一系列过程仿佛隔着那么漫长的岁月,又仿佛短暂的犹如惊鸿一瞥,记得我在美佳的课堂上流过鼻涕,因为那天我感冒了,没有带纸;又记得我在美佳的课桌上写我的qq号码,qq网名;还记得来的太早排在门口等着上课的场景,那队排了那么长,都排到楼梯下了。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