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模式
  • 238945阅读
  • 508回复

[百姓话题]保险不好做,入行需谨慎!来自某邦保险离职员工的自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帅哥离线爷爷的葫芦娃
级别: 昆山过客
发帖
31
昆币
119 枚
配偶
单身
500楼 发表于: 08-26
aa7:希望你能在另一个领域实现自己的价值 少点抱怨 更加别在离职后 说上家的不好 考虑一下你前同事的感受 你下来面试工作 如果人家知道你这样抱怨上家的话 我想没人愿意要你 (2018-08-08 21:22) 

怎么?不能抱怨了?你们的人就那么小心眼?就不能听听反对的意见了?
离线wuyuwuti
级别: 昆山新人
发帖
267
昆币
592 枚
配偶
单身
501楼 发表于: 08-27
现在做保险的就跟传销的差不多,每天洗闹,开会,跳舞,各种折腾,然后各种拉人入伙,一般人真的做不下去
帅哥离线痴人数梦
发帖
3803
昆币
5565 枚
配偶
单身
502楼 发表于: 08-27
回 hanchen1326 的帖子
hanchen1326:有位同学之前做保险的,各种晒吃的,各种旅游.最近一年好像消停了,很少在朋友圈出现.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快起飞了... (2018-08-08 20:46)

跟那些二笔微商一样,天天今天又提豪车啦,明天要去澳门年会啦,我勒个去,那些被骗的人也是脑子真蠢或者说是懒到家了想天上掉馅饼不劳而获靠个破微信发财。
美女离线咪咪猪
发帖
2403
昆币
3341 枚
配偶
单身
居住
郁金香花苑
503楼 发表于: 08-27
一样的感受
离线stevensun121
级别: 昆山过客
发帖
23
昆币
45 枚
配偶
单身
504楼 发表于: 08-27
说的非常对,就是不断的招新人,新人为了业绩自己买保险,然后让亲戚朋友买保险,关系用完了,也就完了
离线jamny
发帖
2430
昆币
1012 枚
配偶
单身
居住
雍景湾西苑
505楼 发表于: 08-28
做不来这行
美女离线时间为你挣钱
级别: 禁止发言
发帖
25
昆币
22 枚
配偶
单身
506楼 发表于: 10-02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帅哥离线这里我最帅
级别: 昆山新人
发帖
331
昆币
468 枚
配偶
单身
507楼 发表于: 10-03
  
美女离线明日之子
级别: 昆山新人
发帖
200
昆币
686 枚
配偶
单身
508楼 发表于: 10-07
“友邦”认不认祖宗的帐——张勤律师代理新老“友邦”继承寿险赔偿案
DATE: 2009-7-9
“友邦”认不认祖宗的帐

新老“友邦”保险公司承继寿险赔偿案

    半世纪前的一张旧保险单,父子两代人的默默等待,张勤律师为悬了五十九之久的保险单寻找到了合理的价值,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这起诉讼缘于1936年9月29日,原告张瑞祥的父亲张近德以张瑞祥为受益人,向当时的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驻上海机构购买了人寿保险一份。保单规定:张瑞祥的父亲每年向该公司缴付保险费264.5法币,投保人死亡时,该公司赔偿1万元法币。张瑞祥的父亲按照约定,自1936年9月起,每年向该公司缴付保险费,从无间断。至1942年9月,友邦人寿保险公司在未公告也未通知投保人的情况下,突然停止办理有关义务,撤销其机构,一夜之间消失得无踪无影,张近德虽几度寻找美国友邦的机构,终因寻找无着而无法继续缴付保险费,直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张近德仍未得到美国友邦的任何信息。

    1980年3月,在相隔了38年之后,张近德终于联系到了在香港的美国友邦保险公司,但该公司致函给张近德,称他的保险单已告失效,不予赔付。1983年6月,张近德老人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1992年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在上海重新开设分公司,张近德之子张瑞祥似乎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但几经周折与联系,该公司却称,因他的父亲当年欠缴保费,只能按照退保处理,给予补偿1117.3港元。面对如此结果,张瑞祥感到数十个春秋,两代人的努力,却没有得到应有的结果。为讨回公道,他慕名找到了张勤律师。

    面对这样的一件不寻常甚至有些奇特的案件,张勤律师陷入了沉思。摆在张勤律师面前的,除了一张有着59年历史的陈旧保单,其余的相关事实仿佛一团乱麻,等待一一整理。经过初步的调查和接触,友邦上海公司强硬地给出了补偿千余港元的理由:欠债的旧友邦公司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友邦是新友邦,两者是不同法人主体,况且,张近德当年没有续缴保费,只能按退保处理。

    在交涉不成的情况下,张勤律师决定状告美国友邦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但是,由于年代久远、机构变迁,币制不同,无法计算确定赔偿金额。张勤律师考虑到法币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旧中国币制,而且,法币经历了旧中国的通货膨胀,币值极不稳定,时代变迁至今,更是无法以旧法币来计算人民币的赔偿价值。于是,张勤律师想到了黄金――任何时代的硬通货。他以一万元旧法币按照当时的黄金价格购买黄金,再将黄金按现在的金价折算成人民币,最终得出本金应为6万元人民币。这样的换算,由于黄金这一稳定硬通货的存在,相对较为准确。如再以复息计息,这张旧保单累计至今,已达人民币82万余元。

    于是,张勤律师代表张瑞祥向法院提出起诉,状告美国友邦上海分公司,要求其承担旧保单的赔付责任。

    经查阅大量历史资料,张勤律师对于友邦保险的“退保”之说驳斥已成竹于胸。在法庭上,张勤律师依据史料介绍了当时的情况:1942年9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号令在中国及亚洲其他地区的美国企业全部撤离。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在既未公告社会,又未通知任何投保人,更未对善后事宜作出妥善安排的情况下,突然撤销了其在上海外滩的机构,并且携带所有客户缴付的保费,一夜之间撤离了上海。致使张近德等大批中国投保人处于找不到保险公司的状态。从此以后,这些投保人既不能继续交纳保费,也不能享有保单规定的权利保障,更无法向美国友邦人寿公司索回已缴的保费。

    张律师由此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第一,并非张近德没有续缴保费,而恰恰是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单方面撕毁保险合同,造成大批投保人缴费无着、续保无路。第二,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在1945年以后,完全有条件在上海重新开展业务,弥补由于其不辞而别留下的后遗症,但是,他们却没有这样做。

    面对详实的史料,友邦保险无法自圆其说。

    但是,友邦保险的代理人却又提出:现在的“新友邦”与过去的“旧友邦”不是一家人,“新友邦”对“旧友邦”不具有法律上的继承关系,他们认为,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和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是美国国际集团下属的两家子公司,两家公司在经济上和人格上是完全独立的。

    张勤律师对此早有准备,他提出:这实际上是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长期以来为拒绝履行债务而“创造”的一种说法。假如“友邦”保险机构可以分为“旧友邦”和“新友邦”的话,那么“旧友邦”到哪里去了?“新友邦”又从何而来?“新友邦”和“旧友邦”是否同时存在于一个历史阶段,是否同时属于美国国际集团下的两个法人机构。据有关资料反映,所谓的“旧友邦”,即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自从1942年9月撤离上海后,便逐渐消失了。直至1948年在香港重又注册成立了“新友邦”即现在的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而美国国际集团却是在旧友邦撤消了24年以后的1976年才刚刚成立的。显然,所谓“新友邦”是在“旧友邦”消失的情况下,于战后重新开设的。“新友邦”和“旧友邦”并非同时存在于美国国际集团旗下。自1948年“新友邦”成立之日起,就不再有原来的“旧友邦”机构,“新友邦”从法律上继承了“旧友邦”的权利和义务。

    逻辑严密的论述,不仅博得了法庭的认可,连友邦保险公司的代理人也不得不认可这一事实。案件经开庭审理后,有关“新、老友邦”的争议已有了一个明确的结论。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友邦保险上海分公司改变了长期以来始终坚持的立场,表达了愿意妥协解决问题的态度。最终,该公司以自愿和解的方式,向张瑞祥赔偿了人民币6万元。当张瑞祥拿到这笔赔款时,已是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