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模式
  • 12231阅读
  • 4回复

[心情故事]昆坛悦听第二十二期——目送,远远的云儿朗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昆坛悦听
发帖
33
昆币
2815 枚
配偶
单身
只看楼主 使用道具 电梯直达
楼主  发表于: 12-01
640x400.jpg
昆坛悦听

2019.12.01

手机阅读>>>

目 送

作者:龙应台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丫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勾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

我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门里。

十六岁,他到美国作交换生一年。我送他到机场。告别时,照例拥抱,我的头只能贴到他的胸口,好像抱住了长颈鹿的脚。他很明显地在勉强忍受母亲的深情。


他在长长的行列里,等候护照检验;我就站在外面,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终于轮到他,在海关窗口停留片刻,然后拿回护照,闪入一扇门,倏乎不见。


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都没有。

此刻他二十一岁,上的大学,正好是我教课的大学。但即使是同路,他也不愿搭我的车。即使同车,他戴上耳机──只有一个人能听的音乐,是一扇紧闭的门。有时他在对街等候公车,我从高楼的窗口往下看: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我只能想象,他的内在世界和我的一样波涛深邃,但是,我进不去。一会儿公车来了,挡住了他的身影。车子开走,一条空荡荡的街,只立着一只邮筒。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我的落寞,彷佛和另一个背影有关。

下载 (1).jpg

博士学位读完之后,我回台湾教书。到大学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长途送我。到了我才发觉,他没开到大学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边。卸下行李之后,他爬回车内,准备回去,明明启动了引擎,却又摇下车窗,头伸出来说:“女儿,爸爸觉得很对不起你,这种车子实在不是送大学教授的车子。”


我看着他的小货车小心地倒车,然后噗噗驶出巷口,留下一团黑烟。直到车子转弯看不见了,我还站在那里,一口皮箱旁。


每个礼拜到医院去看他,是十几年后的时光了。推着他的轮椅散步,他的头低垂到胸口。有一次,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粪便,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

下载.jpg

我总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机场。

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么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公尺。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如果你也喜欢阅读,希望把声音分享给大家,

那么,添加小编好友,发给她吧!

我们会认真聆听你的声音,

把积极向上、美好的声音分享给大家!

或者你有想听的文章,也可以告诉我们,让我们读给你听!


本帖评分记录
吾本布衣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3
你喜欢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3
风之子2046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3
對錯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华珏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桃夭夭1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ksjx-江南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san桑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樱桃小包子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迪bai街头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2
12
20条评分昆币+20
帅哥离线山多拉的明灯
发帖
4343
昆币
6634 枚
配偶
单身
沙发  发表于: 12-01
路过看看!!
帅哥离线长安落花
级别: 昆山新人
发帖
477
昆币
188 枚
配偶
单身
板凳  发表于: 12-01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帅哥离线长安落花
级别: 昆山新人
发帖
477
昆币
188 枚
配偶
单身
地板  发表于: 12-01
前年,儿子让我读这篇文章。

去年,我上海手术,没有告诉孩子,儿子在异国他乡。我被轮椅推着从病房去手术台,2月1号真冷,天上飘着小雪,两栋楼房之间的距离,觉得好远。因为取了眼镜,我看不清周围。大脑里突然就出现了这篇文章的某些内容。

直到进了手术室的楼层大门,两边全是手术室,房间里温暖明亮,头顶层感觉像飞机的机舱。
上身脱了,用棉袄披上,身体好像被固定,一个针管扎进喉部,然后就等手术医生。

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背影,此刻哪怕有个傻子儿子在声旁,我也舒心的多。
我不停在心里读李白的窗前明月光,后来听到护士对医生说,来了啊,就一下失去了知觉。
本帖评分记录
李逍遥 昆币 +1 -来自微信小程序 12-03
素心若雪 昆币 +1 -来自昆山论坛APP 12-03
远远的云儿 昆币 +7 - 12-02
3条评分昆币+9
帅哥离线开心的岁月
级别: 昆山新人
发帖
464
昆币
915 枚
配偶
单身
4楼 发表于: 12-03
长安落花:前年,儿子让我读这篇文章。
去年,我上海手术,没有告诉孩子,儿子在异国他乡。我被轮椅推着从病房去手术台,2月1号真冷,天上飘着小雪,两栋楼房之间的距离,觉得好远。因为取了眼镜,我看不清周围。大脑里突然就出现了这篇文章的某些内容。
直到进了手术室的楼层大门,两边全 .. (2019-12-01 20:46) 

什么样的儿子,只要是自己的,都是好儿子。
本帖评分记录
远远的云儿 昆币 +5 - 12-05
1条评分昆币+5
快速回复
限76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