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中国式离婚、中国式执  法! --]

昆山论坛 -> 婚姻家庭 -> 中国式离婚、中国式执  法!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一剑疯猴 2018-07-17 10:50

中国式离婚、中国式执  法!

代好友转发!
我叫SJ,(以下简称S)一名普通的“单亲妈妈”。之所以把单亲妈妈上打上了双引号是因为事实上至少目前我还是处于婚姻约束的条件之下,可是从认识,结婚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日子也就四个月不到的样子,这场离婚官司一打就是近三年,孩子如今已经快三周岁,自从女儿出生那日开始,所有的问题就瞬间爆发了。无人问津的早产儿,挂在嘴边的生了儿子就一切都好了,不被看好的婚姻关系,以及总想操控一切的公公婆婆,让原本我以为即便不富裕但至少会安稳的婚后生活彻底打乱。
2016年6月,第一次起诉。离婚不是我喊出来的话,也不是我所谓的老公姜保春姜先生提出来的要求,而是他的皇帝老子,姜金付。2016年4月底因为争吵和一个人无法照顾很难带的早产儿我赌气从上海回到盐城娘家,接下来的五一劳动节,他也回了盐城他的老家离我父母家大概十来分钟车程的地方,可是不曾跟我低头认错或者给我一个矛盾的处理方案,月中,单位打来最后的电话,让休完产假又续假一个月的我要么回去复职,要么回去办离职。然而当我回去上海准备续假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我们坐落于上海松江区泗泾镇金港花园41栋201室的房锁已换,也就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而已,我已经被无声驱逐于家门之外,我给家人打电话说明情况,家人的意见是,如果还想过下去,换把锁把钥匙留在门口电表盒发信息告诉他,如果不想过下去,撬锁,拿走自己重要的东西,先回来再说。我选择的第一条意见,因为我们还有孩子,孩子也还小,矛盾算起来也不大,不至于怎样。于是我给他发了信息,表达了我的愤怒,也质问了他什么意思,他没有回复我。续假变成了离职。从上海到盐城的路才走了一半,姜金付托人带话给我和我的父母:“如果想要离婚,立马给我签字,如果想要分房子,会找人让我父母全家日子不好过”。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回家后接受父母的新一轮责备。当初这婚姻是他们不认同的,为此婚前我也跟父母吵闹过,我的坚持倒不是因为姜本人多优秀,事实上他长得很丑,性格有点娘炮,家境也不好,但是我想结婚了,至少他的性格看上去并不坏,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也没什么不良嗜好,而且是我的舅妈介绍的,应该过点小日子,不成问题。可是一切超出我的掌控。。。
一直听说我所处的社会叫“法制社会”,于是我第一次起诉,我希望法律能给我一个公道。当时我还处于哺乳期,我想我和我的早产儿应该能算的上弱势群体,官司打起来了我应该有点优势,可是一次次的官司让我明白了,根本不是那样的。
2016年7
月第一次开庭,在我们镇上,盐都区,义丰镇,开庭前半小时我的律师还没到,我一次次打电话,可是无人接听,开庭前五分钟,他人没出现,电话通了,他说他去南京出差了,来不了,让我自己开庭照实说就可以。我和我的家人当时就傻眼了,我们家没人打过官司,对于我们而言,一脸懵逼绝对都不足以形容当时我们的傻眼。那可是我远房的亲戚,说不来就不来了。我们硬着头皮入场,庭长李霞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一个劲儿的咆哮“你们来干嘛的?身份证也不带?结婚证呢?。。。”天晓得,这一切我都提供了给我的律师。庭上我头一次直面姜保春的无赖和龌龊,他没有请律师,只有他老子在一个劲儿在纸上写着内容,他认真的宣读,“我有每个月去看女儿,我的工资都在她那,我们感情很好,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仿佛在宣读着国家新颁布的法律,那表情充满神圣感,庄严感,淡定从容还自带光芒,可是没有一句是实话,他的淡定从容让我惊讶。我反驳一次,我们可爱的法官姐姐就炮轰我一次“我让你发言了吗?我问你了吗?能不能肃静?”我涨红了脸,我的父亲忍受不得这样的场景,生气的说:一派胡言,一句实话都没有!”然后我们的公仆李霞差人把我爸逐出了法庭。第一次开庭就这么结束了,李霞唯一一句让我认可的话就是:被告,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姜先生看了看他爹说:下次开庭我带来。”姜家在一片胜利中扬长而去,我知道,这一次判不了。目送了他们的骄傲离场后我们去找李霞,想补充点情况,至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连基本的材料都没带来的缘故,可是我们的官家果然是官威十足:“给我出去,不是开过庭了吗?有什么好说的?你以为就你们一家有事嘛?出去!出去!。。。”容不得我们开口,我们已经被轰到门外。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一个二三十岁年轻女子那么泼辣的嘴脸,一直以为,这样的年纪会跟我一样,不擅长在公共场合张牙舞爪。我们只是悻悻的离开。离开的时候,听到姜家皇帝在哈哈哈说到“整个盐城有几个律师我不认识啊?还找律师,他们这个颜律师可是我的大熟人”恍然大悟。(这样的诳语我信,因为姜家皇帝是盐都区北龙港镇义丰镇出了名的无赖,因为长的凶神恶煞人称姜大逵(酷似水浒里的李逵)因常年跟人打架斗殴经常被抓进派出所处理,甚至2016年过年都关在拘留所拘禁大半个月没得回家过年,空有想发财的心,没有发财的命,常年拿他儿子姜保春的工资投资各种事务,看不到受益或者有问题就靠无赖,打架,打官司处理)
一个月后,判决书下来了。上面清楚的写着,不予判决离婚,感情尚可。我只能呵呵了。
一晃时间来到了第二年的4月,第二次起诉时间到了,我重新找了律师,姓胡。一个跟我父亲年龄相仿的伯伯。一个拥有跟我同龄女儿的父亲,一个有着相似不算太顺利的女儿的婚姻,所以我跟他的交流显得容易很多,推心置腹,没有谎言,他也不曾给我过一些职业素养比较差的律师给的不良手段,我要的只是一个相对公正的判决,和房子上应该给我的财产的部分然后速速结束这段错误的婚姻而已。所以我天真的以为第二次开庭会判决离婚的,一来我要求不高。只想获取合法权益的部分。二是,这第一次和第二次开庭期间的八九个月里,姜家跟我们没有任何联系,没有让我回去过日子,没有来看过他们的骨肉,也没有赏赐我们毫无收入娘两一分一厘的银子。有的只有战书“要想分房子,叫你全家日子不好过”“想回来过日子的话,三年工资给我掌管”(这里的我不是我的丈夫,是我们这个家庭里**者姜金付)面对这样的不平等条约,我自然不会服从。第二次开庭显得简单容易多了,我也变得很淡定,只是开庭时候法官问我一句我回答一句,绝不多发言半个字,也只是带了一系列的证据。比如长期分居的证据,比如无任何联系的证据,比如供房贷公积金还款证据,比如首付我有参与交钱的银行发票证据,比如房子里我置办家电的发票证据。。。等等。可是第二次,仍然没有判决。他一如既往的在法庭上各种胡说八道,却拿不出证据。也一如既往的宣读着我跟他婚姻内的事宜,按照他老子的提示,好像跟我过日子的从来不是他自己一样。我无力的看着他们演戏。开庭结束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像是李霞李法官上身一样,疯了似的指着姜保春骂道“姜保春,你个王八蛋,我从怀孕开始你们家就没人管过我一天,家务活从来都是我做,整个孕期我把你伺候的跟大爷一样,什么都替你着想,没比你多吃过一块肉,没跟你要过一分钱,从来给你父母买东西花钱都是我自己掏腰包,你他妈的对我和女儿竟然这么无情~”胡律师拉着我说“小S
,别冲动,别这样。”可是姜的三叔和舅舅拖住了我的律师说“让她骂吧,骂出来舒服点,她心里委屈,我们知道”。我从来没有那么像极了一个彪悍的泼妇一般在那么多人的地方骂骂咧咧。可是我的委屈岂是这几声叫骂能发泄的,这个孩子四斤多出生,生下来就肠胃不好,长达四五个月的黄疸和肠绞痛让我带她带的心力憔悴,父母亲戚为我的后路考虑,一再劝说我把孩子给他家送去,可是我知道我的女儿一旦送过去,必死无疑,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隔三差五被我的父亲责骂着,被朋友劝说着送孩子走,孩子又那么那么那么的难带,那至少一年半的时间里我每天失眠到凌晨至少两三点,我胃疼,不去治,因为治疗了我就得吃药,吃药了我的孩子就得断奶,本来我们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我不能那么早给她断了母乳。所以尽管每天睡不好,身体也各种毛病,可是还是忍着,忍着,忍着,可是当那天开完庭后面对他们全家那满嘴谎言的丑恶嘴里我所有的委屈在顷刻之间像决堤的潮水,根本无力收回。我的邻居老头老太太好几位也来看开庭,他们经常去我家串门,目睹了孩子从出生后的每一天,以及从未见过所谓父亲家哪个人过来探望过的过程,他们也显然有些义愤填膺,看不下去,指着他骂他的没良心,骂他对女儿的无情,骂他父母怂恿儿子离婚的道德败坏。
一个月后,判决书下来了,没有判离,因为他坚持不肯离婚。于是我们就这么名存实亡的维持着分居两年多的婚姻,我的女儿从出生开始就过着如同丧父的生活,她不知道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也不晓得父爱是个什么样的情感,更不知道所谓的爸爸是怎样的嘴脸。
事后胡律师告诉我一般由法院解决的婚姻官司没有家暴没有出轨的第一次90%不被判离婚,第二次50%,第三次判离的概率90%。坦白讲,我不是很能接受这样的规律,从怀孕开始我一直住娘家,孕吐比较严重就是无人问津的状态,我的婆婆有明确提出让我去检查男女性别,也不冷不热的说过算命的说过她这辈子是只有儿子和孙子的命。是没有闺女和孙女的命,我没有多想,也没有去查,我自己无所谓男女就好,不过整个孕期的确我的婆家人没有过问过我半句,哪怕我怀孕到生之前已经七个多月马上八个月了,也才一百多斤的体重,除了娘家人,没有人说过一个字心疼。六个月开始上了两个月班,孩子早产了,孩子出生前的国庆我的婆婆还非要我去陪她逛了国庆节的外滩和南京路。我望着外滩出动维持秩序的警察和人山人海的游客,以及围着他妈和他侄子转全然不顾我一个七个多月孕妇感受的老公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婚姻,我也许错了,只是我没想过,女儿出生后才发现,这个男人,这个家庭,其实我从头到尾都不曾了解和融入。我跟我的孩子从来都是局外人。
2018年7月10日,第三次开庭,事实上在这前面他家有找我的律师说是庭下调解私了了此事,要求是给我四十多万。我没有同意。我们的房子是2015年5月购买,2015年7月拿到产证,婚后购买,当时买价193万,如今价格350-370万,按律分配,我应该拿到140万左右。第一天被告之要离婚分分钟签字那会儿我的想法是给我二三十万房子给他,女儿归我。可是这官司一打就是两年多,我自己工作了七八年的存款,结婚时候父亲给我的嫁妆,亲戚给我的红包,我都用在抚养女儿上了,还要打官司,我已经负债八九万了,而且介于他家种种开庭的情况与行径,我已经决定替自己维权,给女儿的后路考虑,不同意三五十万就放过此事了,所有的律师都给我一个观念“不是我在要他家给我多少钱,而是我在用法律的手段争取我自己的权益,维护我自己的婚后财产所得而已”但是我并没有想过通过这段婚姻发达,所以自己心里也给他家留了退路。理应当的财产分配之外再让他个五六十万的面子。然而,第三次开庭的状态真的让我觉得连瞠目结舌都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惊讶和意外了。这一次开庭让我彻底的明白为什么我们都在说着我们是在法制社会,却又同时人人都明白老百姓打不起官司。我也通过这次开庭知道了我们孤儿寡母在他们金钱的促使之下也不算弱势群体,我们根本不能得到庇护。那个法官邵静,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女人,一个代表着中国的法律,代表着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公正严谨的人民所谓的公仆,从头到尾的态度让我恶心到恨不得上去唾她一脸口水。
2017年7月10日,我的又一个新律师孙律师(胡律师因为一些变动在开庭前几天我们友好的解除了合作关系)“纯属偶然”的跟第一次的颜律师一样,九点开庭,八点五十八还没到法院。九点准时入场。我的家人在入场时被要求安检,手机不许带进去,包不许带进去,没有身份证也不许进去。在这之前我们对规矩毫不知情。所以我的父亲,欠款证人因为随身携带身份证才予放行进来。我两岁的侄子和姨娘被拦在了37
度的烈日下烘烤,直至开庭个吧两小时后门口警卫实在看不下去孩子哭闹才放他们进来。当我们准时入场后,很奇怪姜家人没有按时到第八号法庭去。我和我的律师孙先生被邵静邵法官提前打了个预防针:“她这个案子判不了多少钱的,上海房价降了,降了不少呢!”孙律师说“上海房价还会降啊?”邵静说:“是啊,我亲戚在那边买房的,降了好多”我看了看他们没说话,心想两个月前我打听的结果还是没有降价,怎么说降就降了,但是我没吭声。姜家人入场,这一次姜家的皇帝没有进来,请了个代理律师。皇帝陪同儿子进来后跟他可能从来都是智障的儿子轻声说:“这次不要乱说,就按她的意思做就好了。”我看了看他们,心想许是良心发现了,可是皇帝嘴里的她,我以为是律师,却不知是邵静跟他们狼狈为了奸。庭上,姜保春头一次说同意离婚,也认同我说的我们分居不止两年,孩子都是我在抚养,他没给过钱。不过这一次他坚持说我们的房子首付(他说是60万,事实上只有55万)不是他的工资所存,是借的他的舅舅的,没有欠条,他倒是打印出了一些银行流水,可是没有银行盖章和印戳,也不是银行正常流水单形式的单据,没有任何一点能看出来是银行提供的凭证,我的律师提出了质疑,邵静淡淡的说了一句“是啊,没有银行的盖章哎。”轻描淡写,就过去了。没有让当天也去现场的舅舅来做解释和证明。更没有对这分三笔显示的借款提出任何质疑,倒是对我拿出来的买房时我缴税的银行流水单据,发票等证明给了她之后只换的匆匆一瞥了,一带而过。连句“姜保春,这购房证明上明明是55万首付啊”“这里有S交款的水单的呀”。。。什么都没有,感觉像是一个失明已久的人,眼神的略过只是一个动作,获取不了任何。然后,姜保春恬不知耻的说着:“我这些年没有收入,没上班,所以没养孩子。我现在房子是我的三叔给我每月给钱我还的房贷,我之所以没上班是因为我怕S去我们单位闹,孩子我是要的,我们全家都要这个孩子的。我的公积金里面有7万块是婚前单位交的,现在房子值320万,S手里还有二十多万存款呢。我们结婚还买了金子,也没给还给我呢!”我们的邵大律师庄严的跟着复述,让记录员记下这些供词。我问姜保春:“我这几年没有上班,是因为我带孩子的。你没上班,你是在带房子吗?你的三叔给你交房贷,他为什么要这么养你?你说你要这个孩子,这些年你去哪里了?这个孩子跟你之间你们谁认识谁?”他答不出来,我们的邵律师暂时进入休眠状态,没有吭声。他的三叔就在法庭门外。没有让三叔来作证。他给他借款付首付的舅舅也在门外。邵大法官脑缺氧,也想不起来。零元存款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购房不现实这样连三岁小儿都不相信的谎话我们在法院工作十几年的邵静邵大法官也一点也不质疑。倒是我说我2017年借了邻居几万块钱,邵法官突然变的异常的兴奋和敬业,传唤了我的债主,认真查看了借条。仔细且不止一个“严厉”了得的盘问我的债主。“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为什么跟你借钱?”“你为什么借钱给S”“你的钱哪里来的?”“你要是作伪证要付法律责任的”“她借你这钱干嘛用去了?”“你们什么关系?”“这钱为什么给的现金?”“你家里会放大几万现金?”。。。那嘴脸,那架势,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进来就没收了我们的手机。这样精彩的画面电视剧里都演绎不出来,我若是拍摄出来放在网上了,我们的邵大法官就不用靠这些小贿小赂维持生计了,直接就红了,进戛纳走红毯了。凤姐也赶不上她。她可是代表的法律,代表的公仆。我的债主被追问了半天,终于放了出去。邵大法官看他要出法庭门了温柔的说“证人,把你的借条拿走,虽然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是还是要还给你的”然后非常有内涵的笑了。我从怀孕开始到孩子出生马上快三周岁了。四年,我就目前工作了五六个月而已。我养孩子,养自己,打官司,我借了8万块钱,有证据。有证人。在我们盐城市的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眼里只是一个秀。我显然已经了然了一切。
邵静说:“暂时休庭,原告你出去,我现在要跟被告谈话调解”。我出了法庭的大门,发现我们姜家的皇帝正在打电话,姜家的家属也在打电话。瞬间明白了,所有的规矩只是针对我们原告设立的而已。我的父亲站在门外,见到我就很生气的对我发起了火:“你凡事能不能跟我们打个招呼再去做?结这个婚,我们不同意,你结,现在你又在外面借钱,都不带跟我说的,你把我这个老子放眼里了吗?”我很不开心,那会儿他们那么希望我把女儿送走,怕成为我的负担,这些年他们二老帮衬了我不少,我也有弟弟,不可能什么都完全依靠他们二老,我有点不开心顶了嘴:“这些年我欠你们的还不够吗?我不想这么欠着!”我的父亲楞在那里,不吭声。我知道他也只是心疼我。
十几分钟后,邵静让我进去,让被告姜保春出来。进门邵静说:“原告S啊,我刚刚为你争取了半天调解了半天,最终姜家人愿意补偿你30万,离这个婚”此刻我的父亲终于有了如此的资格。他耐心的问“能告诉我这个30
万从哪里得来的吗?”邵静说:“房子320万减掉剩余贷款125万减掉首付60万,剪去婚前姜保持春的公积金7万,然后除以二”。显然,我说的房子现价是350万,等于放屁。显然我说的首付55万,我付了税收中介费等不到4万即便拿出银行流水了,我们邵法官也看成了屁。显然婚后我在房子里购买了家电什么的有证据了,还是个屁。显然我的欠款在她眼里就是假证。显然孩子我养着是我的义务。邵大法官默认姜家毫无责任。也显然姜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来这个法庭只是配合他们演一场戏而已。而且即便如此算,也不止30万。应该是60万。我的父亲说“邵法官,你是代表公正公平的对吗?”邵静轻松的说:当然。我的父亲说:“麻烦你重新算一下账”。我们的邵法官拿来计算器一边算一边说:“这个三十万还是我给你们争取协商了半天人家好不容易同意的”刚说完这话又立马惊慌失措的补了一句:“哎呀,我算错了。是60万。回头我让姜家给你们60万”我的父亲说“邵法官,这样吧,我们就默认姜家首付60万不是给我女儿的。给他儿子的,是借款,我现在要房子。我们把这60万补给他,给他120万,房子给我们”邵大法官变脸比变书还快,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吗?你们想要房子就拿房子嘛?姜家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吗?(我们的邵大法官竟然那么了解姜家的无赖嘴脸)就这60万人家也不一定给你们。”然后不欢而散。调解未果。准备回家。我们淡定的走出第八法庭,出来的时候姜家的皇帝看着邵大法官满面春风的小心的问着:“结束了啊?”邵大法官有点不自然的尴尬的点了点头,皮笑肉不笑。这一切都在我们眼皮底下看着。一切都已透明的不能再透明了。我们不再去说什么,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我们全家打算从法院原路折回的时候遭到了禁止,法院的工作人员怒斥我们所有人不让我们原路出去。非让我们走一旁的侧门,而姜家的所有人大摇大摆从原门趾高气扬的走了。这一切不公让我的小姨很是生气,跟拦我们的工作人员吵了几句,可是即便我们争吵了,人家愣是没让我们走原路出去。我知道这段婚姻,这次又离不了。
几天后我跟我的孙律师聊律师费的问题。孙律师竟然告诉我这次的判决按理是判定离婚。我问他为什么?律师说:“你们两不是都同意离婚了吗?姜保春不是庭上说了嘛,同意离婚的。

我问律师:“我叫了两年多要离婚,他不肯离就离不了。如今他说要离婚就立马离了,为什么所有的决定权都在他那里?孩子的抚养费呢?怎么算?而且房子的钱为什么他们说多少就多少?我抚养孩子几年了,从怀孕开始,没用他一分钱,这些所有的都没打成协议呢,怎么就判了?”孙律师说:“按理是这次先判离婚,房子的官司你们到上海回头再打吧!”我就没再跟我的律师争辩。大家都是明白人,孙律师难道没看出来这场官司那么的啼笑皆非不合情理?孙律师难道不知道,法律规定,除非婚前明确说明房子首付赠与自己子女,否则视为赠与双方,何况这是姜的工资而已。官司结束后孙律师让我下午去找邵法官求求情,说说好话让她帮帮忙。我邀他同去的时候,他坚定的拒绝了,难道他是真的认为邵大法官会分文不要我的然后对我这个头一次见面的人同情,关爱甚至公正?难道他不明白这场官司里到底有多少显而易见的谎言和漏洞?难道他看不出来我们的公仆小姐邵静还没有一只烧鸡干净?我不相信!!
挂掉电话,我不想再去争论,想起哺乳期我带着我五斤多的女儿到处找妇联,法律援助处处碰壁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这场官司打了两年半了,我却到这个节骨眼上才明白我这个妇女不是弱势群体,我的三两岁大的女儿不是弱势群体,我在哺乳期的时候也不算弱势群体。拿着钞票去办事的那才是弱势群体。有权有势的才是弱势群体。我养孩子三四年借八万块叫弥天大谎,人家一分钱存款没有在上海买房是义正言辞。人家不仅0元可以购房,首付借舅舅60万不用流水单,不用欠条,还可以房贷靠三叔慈善赞助~
我已经无力去打这官司,也不知道这接下来的判决书会是怎样的结果。我只是寄希望于朋友圈帮忙扩散,希望有那么个有影响力的人能帮我一把。因为我相信的法俨然从头到尾都不是我认为的法。
我的电话
S:15050423362
[attachment=4963896]
[attachment=4963897]

这个杀手 2018-07-17 10:56
要孩子就要孩子好了 钱多少拿点得了 你以为男方会让你们诚心如意吗 见好就收吧

jszok 2018-07-17 11:53
继续告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告到省你结果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你可以选择其他的办法,拿着她分给

你的钱找人做了你公公和你老公60万够了

半山行人 2018-07-17 12:15
这就是中国梦

jszok 2018-07-17 13:25
          我一个字不少的看完了,有一种感慨就叫无奈!有一种冲动想杀人!

jszok 2018-07-17 13:29
你老公要是死了你是不是就不用离婚了,还可以不用分房子了!

你老公意外死亡,你公公伤心过度服毒自杀!这样连他们老家的房产都归你了

风雨中的精灵 2018-07-17 13:44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chenchen7709 2018-07-17 15:10
看完贴子让我想到了交通事故,本以为是对方全责,自己可以免去很多麻烦,没想到自己的车坏了不说,还要赔去好多时间和精力。在这里希望楼主以后在生活中把握好自己的方向盘,生活在正确的轨道上,看清周围的人和事。如果婚前多了解了解该多好啊。

雅余 2018-07-17 15:36
婚前有从少人在用骗的,应该说如果房价不涨成这样,谁离婚为了个房子吵成这样。

雅余 2018-07-17 18:23
你要是不打算在再婚,就熬死哪个男的

antonytsen 2018-07-19 01:54
看了一半,看不下去了。女方基本在法律上没多少常识,也不会用一些手段。庭审期间不经同意不可发言,这在全世界都一样。
简单一点,找个女人跟他上床,再把证据拿出来。事情就搞定了。


查看完整版本: [-- 中国式离婚、中国式执  法! --] [-- top --]


昆山论坛 ©2014-2019 苏ICP备10046361号